内观咨询笔记:第一次团体沙盘内观感受分享!

内观咨询笔记:第一次团体沙盘内观感受分享!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08-30 * 浏览 : 77
第一次团体沙盘内观感受分享!
内观咨询笔记  作者:成刚
      
转自学员博客浏览请点击此处
     
        如果说将生命比喻成录影带,那么内观,就是将录影带倒带,重温和面对那些带子里留下的事件及感受,用心去体会和感受它。当所有包裹我们的情绪及感受被层层剥离的时候,我们才会看到真实的自己。当看到它,觉察它,并接受它的时候,我们才将自己内心整合起来。

        慧明老师解释: 内观整合,就是将一颗分裂的心,重新整合成一个自然的整体,回归最原始的一的状态。

沙盘和内观:

        沙盘是一种投射技术,能够将潜意识的内容投射到沙盘之上,今天学习过程中,将沙盘和内观结合在一起,进行了一次简单的体验。这是一次团体沙盘游戏,每人轮流拜访玩具,共进行了七轮。
团队其他成员的摆放我就不一一描述了,我只简单记录自己的摆放顺序和大体的位置。对于整个沙盘的情况,可以看文章最后的附图。

        我所选的第一个玩具,是一个穿着黑色职业装的小人,我把它放到了沙盘的右上角。我很难说清自己为什么选择它,我只是在观看所有沙盘玩具的时候,突然在玩具中发现了它,并产生了吸引,然后便选择了它。

        我选择的第二个玩具,是一间房屋,房屋侧面是多拉A梦漫画里的宜静。我将它也放在和沙盘的右上部位,和黑色小人隔了一个距离,宜静和黑色小人相互对望着。在选择这个房屋的时候,我其实是想在沙具中找一个很大的房屋的,可是沙具中只有三个房屋,另外两个都很小,而且让我感觉缺少人气,因此便选择了带着宜静的房屋。

        第三个玩具,是骑着白马的枪手,我把它放在了宜静的下方。在摆完宜静之后,我觉得我应该给她很多的保护,于是便选择了这个沙具作为白马王子,让他相随宜静左右,给她安全感。

        第四个沙具,是阿童木,放在了黑色小人下方,面对宜静。同样的,我觉得阿童木作为正义的象征,他在远处保护着宜静。

        第五个沙具,是朵花,我把它放在了宜静的上方。选择花,我是觉得宜静不仅仅需要保护,还希望能够得到温馨和和谐的氛围,所以我选择了花,来调节整体的气氛。

        第六个沙具,是栅栏,放在骑士下方,同时画了一条河,把右上角的部分全部都圈了起来。选择栅栏,是因为此时沙盘上出现了一个情况,就是团队中有一个成员放置了一个很大的蜘蛛侠在沙盘上,而这个蜘蛛侠在某种程度上让我感受到了侵犯性,打破了我对宜静的保护,因此,我要建立一个足够强的防护网,栅栏和河都是防护的一个有效手段。

        第七个沙具,是一只白色的卡通小兔,我将它放在了左下角,和我第一个放置的黑色小人正对。此时左下角已经被团体中另外一个成员占据,在他刚刚占据这个位置的时候,也让我产生了不舒服的感觉,但是我还是非常执着的将这只小兔放在了这个位置。我之所以想放这个位置,是因为我刚开始发现这个位置比其他地方都显得空旷,所以我想放一些东西在上面。

        七轮沙具的摆放结束了,对于团体其他成员沙盘摆放的解释,我在后面稍带提及,这里,只对我自己的进行解释和分析。

        刚开始团体的领导者说黑色小人是代表我的,但是我的解释是最后放置的卡通小兔才是整个沙盘代表我的沙具。而对于黑色小人,我觉得只是刚开始我的情绪,一种不确定应该把自己放置在什么位置的迷茫和无措。不过在其后的分析中,我还是认可了黑色小人代表我的这个说法。因为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没有位置感的迷茫,和我现在的职业发展是有相似之处的。

        对于被我层层保护起来的宜静,与其说是在保护她,还不如说其实我是在保护我。宜静在这个沙盘中,也是我的一部分投射,她可以代表这弱小和敏感,而我对内心的这一部分一直都采取着保护的态度。最后摆放的白色小兔,也可以代表我内心的一种对自己单纯简单的一面的保护。因为在在小兔身后,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如果团体中另外一名成员在这摆放的是其他的沙具,可能我就不会将小兔摆在这个位置了。

        在进行解释的过程中,肖老师将我的所有防护的沙具全部撤掉,并将我画的河填满,她询问了我的感受,我此时感觉到一种失落感,觉得似乎是失去了什么。肖老师让我观这个感受,我便开始尝试进入自己内心,觉察它的真实状态。

        刚开始对这一变动进行内观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似乎在打岔,冒出了很多想法:我要努力去想、接下来会有什么情绪呢、其实这应该挺好。。。一部分期望和理智的解释让我并没有真正的静下心来体验那份失落感。随后,我坐下了,再看着沙盘,突然之间觉得内心平静了。我现在回想整个过程之中,其实当我站着想要对自己的感觉进行内观的时候,其实我就在努力的期待着某件事情的发生,而当我在努力期待的时候,我就不是在对自己进行内观。

        在我感到内心平静的时候,我突然想对黑色小人的位置进行调换,我想把它放在宜静身边,而且我不仅仅希望把它放在宜静身边而已,我还想让它张开双手,拥抱宜静。
此时,我内心在发生着一个转变,当我卸下了对自己的防卫之后,我对内心柔弱的部分进行了接纳。其实面对自己内心的敏感和弱小,我只需要给它拥抱就足够了,并不需要再加上其他的东西来进行防卫。安全感的产生,仅仅是来自于对弱小的接纳。陪伴着弱小,接纳弱小,其实就不需要在对自己的弱小进行更多的保护。

        在本次沙盘中,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防御机制的强大,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尝试了取消防卫所获得的安全感。不过防御机制还是无时无刻不在起着作用,哪怕就在最后我通过沙盘取消了沙盘中的防卫之后,我在最初接受现实的时候也采取了防卫,我在话语中运用了“应该”、“可能”来模糊并防卫了自己。
必要的防御是应该的,但是通过接纳内心获得安全感,会让我们获得更大的心理空间,让内心变得更加舒适、平和。

        除了沙盘中对自己摆放的沙具的感受,其实还会存在着和团体成员互动的一种模式展现。比如说我在面对他人侵犯时表现出的强烈防御,摆放小兔时表现出的一些执着,另外一名成员对格局的主动打破等等,沙盘其实也是人际关系的一种呈现方式,只是今天团体没有就此进行深入探讨而已。
活动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