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败空心病:什么是我们要的爱与自由

打败空心病:什么是我们要的爱与自由

* 来源 : 慧明内观 * 作者 : 心理咨询师 郑莉 * 发表时间 : 2016-11-29 * 浏览 : 143

近期,网络上,微信上开始流行一个新名词“空心病“,指内心缺乏存在下去的价值感,不知道学习为了什么,工作为了什么,很多患“空心病”的人群开始出现了情绪低落,兴趣减退,动机缺乏等症状,看似像抑郁症,他们产生了孤独感以及无意义感,对人生各个方面都不满足,想做得更好,但觉得这样的人生似乎没有头。有些人会选择自杀的极端方式。
初听到这个名词,似乎是心灵空了的意思。有一种空虚,信仰坍塌,无意义的感觉。光是听到这个词,似乎都极具杀伤力。提出”空心病“的徐凯文博士,是一名精神科大夫,他曾经为我的第一本书《会自控的女人最会爱》写过序,在他读博的时候,我是他宿舍的好朋友。现在多年后,他在网上掀起了关于”空心病“的论战,我却觉得有一些心灵相通的默契感。
其实,做心理医生这些年,我的动因之一就是”空心病“。经过多年和个案工作的经验,我锤炼出透过修炼心灵瑜伽(即内观禅修),舒缓内心的虚无,无意义感,获取人生价值感,并逐渐达成幸福感的整合型咨询方法。
自动而缺少觉知的生活是“空心病”温床
而我自己,也是在大学期间开始了对于”空心“怎么办的探讨。那时,我上了首都师范大学心理系。我十八岁以前的生活,是个传统意义的乖孩子,听老师的话,父母的话,重要他人的话。我努力学习,考出好成绩。很少对大人的要求说不。当然,我也很热爱学习,也有对喜欢的学科进行深入专研的兴趣。直到我选择大学,选择大学志愿,我发现,其实我的父亲是希望我念师范。但当时我没想好,到底当不当老师。
然后我母亲希望我学习心理学。她是人民教师,觉得教育孩子,是需要理解孩子心理,而经营家庭也需要了解家人的心理,总之,觉得心理学适合女孩子。我父母是五零后,他们婚姻颇有不和。我在报考高考志愿这么重要的问题上,我父母的内心其实颇为”空心“。他们也许觉得我终于该离开他们上大学了,他们很少找我深入交谈。当然我个人也想从事一份心灵的事业。我就在他们诱导下,做出了人生重要的决定。
他们也没有跟我系统交流未来的前途 和价值感方向。这是中国传统父母通常爱做的,他们不会抛出问题”你到底爱做什么?你喜欢什么?“对于五零后的他们来说,他们的人生其实也是半自动化的。自己也很难真正做决定。他们可能会按照父母意志,报考学校,毕业后服从国家分配,谈恋爱之后,很快结婚生子,和大多数别人过着一样的生活,很少有人问他们,你们喜欢这样吗?他们的内心情感、情绪、想法其实是不断被忽略的。
当然,对于学习心理学,我也有自己的几分自觉性。我知道人类精神心灵世界的重要性,也喜欢和心灵一起工作。只是,我和大多数中国孩子一样,我们上大学时,处于几乎半自动化的运作中。我们以为大学能给我们的人生以更好的方向,我们带着天真、纯洁、信靠以及能力来了,但是大学又给了我们什么呢?
当时大学适应、人际交往、学业提升、活动参与等一系列的事情,都需要学生独立完成。这时,我的父母呢?他们在场吗?他们继续纠结在问题婚姻里,有时开心,有时惆怅,忽略了孩子的情感世界。我的心的一部分继续”空着“,缺爱,缺乏依靠,缺乏信仰,更缺真正的被关心。总体来说,是虽然学业有一定成就,但却缺乏人生幸福感。
我只有爱自己。我开始写作,写诗,和好朋友持续地通信,互相关心。那时,我没有信仰,后来认识了一个教会的韩国朋友,开始尝试有信仰。在学业中,我喜欢阅读经典,喜欢独自游玩。
恋爱失败,我开始了自我探索与省思
直到遇到第一任男朋友。初恋的经历才系统地解放了我压抑很久的身心,告诉我关于”男女之情是什么,性的感觉是什么,思念是什么,身体碰触的感觉是什么。“但大家注意,这个男孩却也有”空心“的问题,他学习数学,准备入党,面临毕业,也不清楚自己人生的真正方向,自己到底要什么,自己的前途自己并不满意。他需要心理辅导,恰好知道我是学心理的,于是找到了我,我们竟然鬼使神差的恋爱了。但我们无法给对方未来的确定感,其实连当下爱的确定感都给不了。他缺乏安全感。
一段无疾而终的恋爱让我陷入了抑郁,痛定思痛,我开始考虑,而这也是延续了我青春期以来的人生思考:我的人生到底要什么,什么对我来说最重要,我想从事什么样的事业?我是谁,我的身体是否跟得上我的灵魂?我的身心灵统合吗?什么是爱,什么又是性?我爱谁,需要怎样品质的感情?
经过选择,我去《时尚健康》杂志社开始从事心理记者与撰稿方面的工作,后来又陆续跟《心探索》等多家杂志合作,开始频繁地发表文章,推广心理科普知识给时尚白领人群,这个时候,我的价值方向才浮出水面,这是我做的人生第一个自己的决定。我把心理学和文学结合了起来。
水到渠成的,在事业发展过程中,我遇到了现在的老公。他当时是我的工作伙伴。我们精神层面相互契合,都研究心理学,我们不看物质、背景等外在浮华的东西而坚定地在一起了。情感上,我才逐渐有了幸福感。
后来,我开始把给杂志发表的文章结集成书,写作,出版书籍,继续攻读中科院心理所的心理学研究生,修习内观禅修整合疗法,ACT接纳承诺疗法,并逐渐转行做了心理咨询师。在同个案的工作中,我体会到了价值感、意义感。每一个决定都是我经过充分思考之后,为自己做的,他也尊重我的决定。通过不断地自我反思、探索、修行,我才从曾经的“空心”危机里慢慢走了出来。


疗愈个案,活出有意义的生活
此后有一个个案很打动我,也是一个“空心病”个案。他是名校博士生,却情绪低落到极致,感到无意义感。原来他在实习时,爱上了一个有爱人的女孩子,父亲非常不同意,双方冲突严重。他失眠,吃不下饭。
我在咨询中,顺着他不安而低落的情绪入手,慢慢触碰到他的几段情感经历。而在那之前,除了心理咨询师,从没有人关心他的情感世界,更不知道他的初恋。他从本科一直硕博连读,是学霸,但是在这个自动化的过程中却非常孤独。高中时,他也喜欢上一个有男友的女孩子。他们虽然没成为男女朋友,但却在一起非常愉快地相处。他回顾那一段时光,特别温馨温暖,双方似乎具备佛性,彼此照耀。不说话,但是却有爱意流动——这是他多少年来回顾起来都特别快乐的时光。那段时光的内在情感滋养也协助他考上了大学。
我和他共情,共同感受他的感情世界,他有了被理解的感觉。后来他才说,其实这次这个女孩子就像上次那个女孩子,在他繁重的实习生涯中点亮了他的内在之灯,所以他颇为珍惜留恋,这是他的未完成情结。当他能够自由地叙说自己的内心情感,不再被外化成读书的工具,工作的机器,在和咨询师彼此佛性的交流和对话中,映照出彼此的真心和自性,他觉得自己的真我价值感被奇迹般地映照,内心不再空虚,寂寞,无意义。
其实他早已经停课,因为着实无法再将课业继续下去了,实习也难以继续。因为他觉得自己并不想从事博士攻读的专业,对人生方向非常迷茫。在那段时间的疗愈过程中,他反馈我,我能够准备地把握他的心路历程,和他共情,在感情方面,给他不少帮助和启发,帮助他挖掘到人生幸福感的部分。他结束咨询的时候,抑郁明显好转,不再失眠,也能够吃好饭了。并开始尝试思索以后真正想从事的职业方向。他也厘清了自己真正的爱情方向,不再陷入“爱上别人女友”的感情模式中。
这其实是我成功地疗愈”空心病“的例子,这个个案最初内心缺乏价值感,感情以及内在世界不被父母理解,而和父母发生冲突,最后厌学停学。疗愈他的根基是,看到他内在的真正需要,比如对于被爱,被肯定,被关注,对于友谊、爱情、自我发展的真实向往,不再活在父母的设计里,社会环境的惯性思维甚至从众心态里,而是有的放矢,找回自己。
在我的咨询过程中,我能看到那些”空心“的案主,其实非常孤独,无意义感和无价值感其实是间接来自于父母对他真实需要的忽视,情感世界的忽略,自我价值感的粗暴干涉等。心理医生要做的工作,是做到充分的理解与支持,帮助他在叙说自己的人生故事的时候,在一些地方停住,透过禅修等咨询方法,深入探索他人生满足的时刻,幸福的片段,以此来寻找他所认为的意义和价值所在,然后标定自我价值感,找回自我同一性,接触当下,活出人生意义感。活出积极、充实而快乐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