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在儿童沙盘游戏中的象征意义 | 杨培荣

飞机在儿童沙盘游戏中的象征意义 | 杨培荣

* 来源 : 微信公众号: 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 * 作者 : 慧明内观心理工作室 心理咨询师-杨培荣 * 发表时间 : 2016-12-03 * 浏览 : 328
在陪伴孩子做沙盘游戏的过程中,我看到有许多孩子,尤其是男孩子特别喜欢用飞机这一沙具,这引起了我对飞机象征意义的好奇。因此将12名个案中出现过飞机的近100张沙盘照片进行研究,丰富了我对飞机象征意义的理解。

飞机的象征意义我查阅了一些资料,对于飞机在沙盘游戏中的象征意义来说,飞机往来于天地之间,因而象征着与天地父母之间联系的平衡情况,象征着包容性和分离性之间的平衡。沙盘作品中出现飞机,如果来访者解释时说明自己仅仅是一名乘客,则象征着快速实现目的的愿望;如果自己本身是飞机的驾驶员,则表现了来访者正在进行一项有冒险性的事,试图控制局面的意图,是对自己能力的估计。

飞机失事却可能隐含着对自己的否定、愿望实现的破灭。飞机是挣脱束缚,寻找自由的典范。这些资料让我感受到飞机是介于理想和现实、物质与精神、大地与天际之间的一个原型。它对于来访者的表达、转化与治愈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近十年来,我陪伴过许多七到十二岁的儿童进行沙盘游戏。在他们的沙盘作品尤其是男孩子的作品中大量出现飞机的意象,把它们整理在一起后,再结合个案在完成作品后的表述发现,有以下一些不同形式的飞机意象。

1、飞机只是一个模型,供参观;
2、在停机坪停着;
3、修停机坪,建调控室;
4、沙面有机场跑道痕迹;
5、和火车一起出现;
6、起飞;
7、拿飞机在屋子里飞来飞去;
8、安全回归降落;
9、坠落;
10、被击落;
11、相撞;
12、撞山;
13、飞机被埋沙中;
14、自己当飞行员; 
15、战斗机,有时是双方战斗机对峙;
16、客机载客去旅行;
 17、挖掘被埋飞机;
18、拯救失事飞机上的乘客。

翻看一张张带有飞机意象的个案沙盘作品照片,感觉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儿童的自我像,他们在借由飞机述说着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来自意识与无意识的内心体验。对于沙盘出现的这十八种飞机意象,结合个案的实际情况和他们的表述,我把对它们的理解进行一些表述。


一、接纳、安全、分离、成长的需要

首先当儿童沙盘作品中的飞机还只是飞机的模型,供人参观玩耍时,我们看到这个孩子的动力和能量的不足,还在别人的评价中消耗着自己的能量,对自己有许多的不确定,处于一种被担心包围,被动之中。

也许对周围的人有一种邀约,可以看到他们需要关注,需要认可,内心孤独的感受。当飞机是真实的飞机,但儿童表示它只是停在停机坪上,可以感觉到儿童的能量存在,但还等待着一种推动力,一个方向,也许在表达内心的不确定感、不安全感以及对与大地分离的焦虑。当然,我们还可以从中看到一种准备或积蓄能量的积极因素。

在儿童沙盘中伴随飞机意象出现的经常有修建停机坪和飞机调控楼、调控室的活动,还有的时候儿童还会在沙盘中反复修建或者有意无意地划出飞机跑道的痕迹。这个过程往往显得非常有内在动机,甚至是强迫性。由此我感受到的是儿童接纳包容的需要,它们需要一处安全、平整宽敞的空间安放那充满能量的自我,同时对于起飞前的准备,它们需要清晰、明确、平坦,没有的障碍的跑道,看到他们一遍遍修跑道,设置障碍物,撞击障碍物,清除障碍物的过程,看到了儿童内心无意识世界修通的困难。

在整理儿童沙盘中有飞机的近100张沙盘照中将近一半以上同时出现了火车,有时还有火车轨道。我思考火车与飞机这两种意象有什么不同呢?我似乎感受到儿童对于需要一个轨道和冲破一个“轨道”的内在冲突,感受到对大地、对母体的需要和对分离的需要以及早期的自体焦虑,感受到儿童因在现实层面与精神层面,现实与理想分裂的消耗。由此我感受到的一种能量的张力正是儿童对自由和远方的渴望,是儿童内在成长和自性化的动力。

二、出发与冲破的神往和勇气来自于安全与受保护的氛围

儿童在沙盘游戏中常常会让他们的飞机起飞,有时是在一次陪伴中就会有多次起飞。这些起飞有时是在跑道修好,障碍物清除的时候,有时是在绕过障碍物甚至碰倒障碍物之后起飞。这些起飞似乎都充满决心,有一定加速,有时还伴随着嘴里发出的象声词。

起飞的飞机有时在沙盘上空盘旋一下就回归了,有时儿童会举着飞机在咨询室里到处飞来飞去,嘴里会有“嗡嗡”或“轰轰”声,他们有时会看咨询师一眼,有时会举着飞机,让它飞过咨询师的头顶,但更多时候他们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享受着飞行的自由与快乐,似乎有一些出神。咨询师静静地坐着,眼睛看着飞机飞来飞去,陪着儿童“飞”一会儿后,他们的飞机就会飞回沙盘,安全降落了。

在沙盘室中能够让自己的飞机成功起飞,飞一会儿后又安全降落的儿童,都是与咨询师建立了良好的信任与安全的依恋关系的孩子。我感到儿童能过充分表达出发与冲破的神往和勇气,来自于他感受到了安全与受保护的氛围。咨询师可以从一次次“安全的回归与降落”感受到其中包含着爱与治愈的感应。当然,其中我也感受到儿童在这种表达中的退行表现,对于儿童创伤的转化与整合,也许这种退行是有意义的。另外这种冲破限制的冲动与能量也需要一种疏导,限制即治愈,这也需要咨询师“执其两端,守其中”的理念与自性成长。


三、冲突与创伤表达中释放着负向情绪与毁灭的能量

儿童在沙盘中用飞机意象进行表达时常常会伴有非常激烈的场面。有时飞机坠毁,从空中扔下,或头朝下用力扎下来;有时两架飞机在空中相撞,在模拟爆炸声中坠毁;有时飞机被地面的枪或炮击中,翻着身,咣一声坠落;还有时是飞机在飞过一个高大建筑或一座高山时,撞到了楼顶或山顶。

当这些场景出现,往往伴随着儿童的冲动性的负面的情绪,他们的动作、眼神、语言中充满憎恨毁灭的能量,他们同时还会向咨询师汇报飞机的损毁情况,和机上人员的伤亡情况。比如:“飞机全成了碎片。”“机头和右侧尾翼撞烂了”“飞机后半部分人全死了,但前边的只是受伤了”“整个飞机没有一个人生还”“飞机损毁不太严重,修一修还能用。”等等。从儿童的各个层面的表达中,咨询师感受到儿童负面情绪、焦虑和死本能的表达和释放。

在对这些沙盘作品进行工作时,咨询师会发现儿童的焦虑源。他们在表现飞机失事的原因时,表达非常丰富:有时是遇到一阵大风;有时是起飞或降落的跑道不够长;有时是飞机年久失修,性能有问题,失控了;有时是被人用枪炮击落或被另一架飞机故意撞击;有时是一座山太高了,飞机飞行高度不够等等。再深入的工作,结合儿童的故事或是联想,我们发现这些飞机的状况象征着儿童许多创伤和焦虑的源头。

儿童“一阵大风”的感受往往来自于家庭中父母的一次争吵,或母亲的一次大发脾气。“缺少维修保养”的感受让咨询师感受到儿童被忽视,儿童的一些情绪没有得到理解或安抚,一些创伤没有得到关注和治愈。这让我们看到儿童在家庭系统中往往是负性能量的最大受害者,而家长对于他们的情绪和感受关注往往非常不足,进而形成了儿童的心理创伤。

“跑道”是飞机起飞和降落的过渡和缓冲,它不够长和有障碍似乎是教师、家长对儿童要求有些急躁,不够接纳或催促的情况太多。山太高,而飞机高度不够的相撞,看到儿童对自己难以达到的高要求的一种气愤,而这两点又是现在教师和家长普遍存在的一种对儿童自性化发展的干扰或者是损害。这就是在大量与其他儿童的比较中,要求孩子过快地达到过高的目标。这种违背孩子自性化发展的教育,自然会产生出儿童的激烈的气愤、报复等情绪和焦虑或毁灭的能量。

儿童的这些受伤的情绪有时还表现在自己当飞机驾驶员,这里面有着自我掌控里的需要,有着一些冒险,也有着一些自大。有时他们还会表达自己驾驶着飞机与其它飞机相撞或对峙。这些都是很有能量的表达,但是往往来自于他们与同伴间的竞争与冲突,这种冲突与攻击中既是一种能量的释放,也是一种能量的消耗。

与这种激烈而外向型的情绪表达相对应的情况就是儿童的抑郁。我们常常会从儿童的飞机意象中看到被深埋或浅埋,或部分陷入,或被撒了一层沙的飞机。感受这些飞机意象,我们似乎能感受到儿童对自我的否定,对改变环境的无力与沮丧,对于伤痛的逃避和内心的孤独和抑郁。


四、自性的修复与转化

作为一名主要与儿童进行工作的咨询师,我越来越相信道家文化中转化的理念,越来越相信自性化原型治愈的力量。儿童用飞机意象表达自己受伤的主题,释放自己负面的能量,同时也在用飞机这一意象表达着自性化,自我修复,自我转化,自我治愈的过程。

沙盘中儿童会用铲子或挖掘机去寻找和挖掘被掩埋的飞机,有时是请咨询师一起和他去找去挖,在我们一起找到和一点点挖出飞机的过程中有多少惊喜和感动。儿童还会把撞坏甚至已经撞毁的飞机拉到修理厂修理,有时刚刚还是面临要报废的飞机,经过修理又可以恢复使用,又可以飞行了。在失事飞机的周围有时会被儿童放置了挖掘机,作业车辆,警车和救护车。他们会很积极展开救援工作,他们有时会表达伤亡惨重,有时又会表达只有少部分人受伤,有时还会发现新的幸存者。还有的儿童的沙盘作品表达了自己寻找失联客机,并拯救了全部乘客的经过。

这些沙盘中关于飞机意象的表达,让我们看到儿童理想化自我的影子,更看到他们自我修通,自我转化,自我治愈的自性化过程。



在以上理解的基础上引发我对儿童沙盘中飞机意象象征意义的一些思考。在对儿童沙盘中飞机的意象进行整理和探索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他们在沙盘中所说的、所做的都是最真实的,不带有任何的掩饰。他们离无意识最近。真实的儿童,用每一种方式来表现其最强烈、最不可避免的本能,“本能的自我实现”。他们沙盘中飞机意象很多都是自我的象征和理想自我的象征,有时又是现实自我和理想自我之间分裂、差距与冲突的象征。儿童在用飞机意象进行表达的过程中完成着自我修通,自我整合,自我转化的自性化的过程。

在陪伴这些儿童的过程中以及整理他们沙盘中的飞机意象的过程中,我发现儿童用飞机的各种意象表达了自己的许多无意识焦虑。这些焦虑有许多可以从他们的现实生活中找到源头,比如说有来自家庭系统的焦虑,有来自家长教养方式和过高过快要求的焦虑,有来自学校学业压力的焦虑,还有来自同伴竞争的焦虑。但有时候我又感觉到他们用飞机种种意象表达出来的焦虑来自更深的无意识焦虑,我似乎感受到了儿童的早期焦虑在沙盘中的表达。经过一些学习我对儿童这种无意识焦虑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儿童的早期焦虑是一种潜意识的自体焦虑,这样一种自体焦虑表现在儿童与生俱来的本能——生本能与死本能。生本能决定了他需要爱,对爱的缺失的害怕;死本能决定了他的攻击,对被攻击的恐惧和攻击坏客体的罪疚感。所有这些,都建立在儿童的幻想过程并用象征的形式表达出来。

再结合以上我对儿童沙盘中飞机意象的描述和理解,我发现儿童的焦虑源有来自家长、教师以及同伴的,但也不难看到儿童的这种自体焦虑,这种对失控、毁灭和死亡的潜意识焦虑一直伴随着儿童飞机意象的出现。这些飞机意象以各种形式的表达,让儿童来自与各种源头的潜意识流动起来,与意识层面相联结,才能真正的转化与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