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课程

肖慧明女士应《都市主妇》杂志邀请,就现代女性遭遇丈夫婚外恋后如何进行情绪管理作出点评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08-29 * 浏览 : 114


受伤者的心路历程



美国临床心理学家 Dr. Janis Abrahms Spring 根据其临床经验及实证研究,整理出七项外遇中受伤者的心路历程.

一.失去自我认同。 
忽然之间,她不知什么才是对的?什么是不对的?不知自己到底是谁?怎样才能被称为好妻子、好情人?弄不清楚自己的角色到底应该是什么?生命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不知何去何从。

肖慧明解析:与其说是失去自我认同,不如说她从来就没有真正完成自我认同。一个真正完成自我认同的人在任何时候都会对自己很确定,虽然在伤害面前她也痛苦,失落,但却不会失去方向。而没有完成自我认同的人,从小一般都有一个亲密依恋关系的重大情感挫折,比如失去父亲或母亲等,从那时起,她的生命就有一种漂泊感,被抛弃感。直到她借助婚姻的机会重新缔结了亲密关系,心灵才找到归属。但伴侣的外遇让她再一次体验了被抛弃感,旧伤没有完结,新伤又激活了旧伤。她的内心退行到脆弱小孩失去天一样父母的感觉,无助、迷茫,生命就象断了线的风筝失去重心。这种情况下有些人容易自我放逐,或破罐子破摔,建设性的做法是学会爱自己,自己修复童年的依恋挫伤,在痛苦中重新寻找自我,找回自我价值和尊严,只有这样才能以一个独立的成年人的自我重新审视自己婚姻的成功与失败,做出有尊严的选择


二.突然觉得不再被珍爱。 
觉得自己是个没有价值、可以随时被拋弃的人。
 

肖慧明解析:她们曾经被珍爱,不仅仅是被爱人珍爱,还被父母珍爱过,但就象感觉被爱人抛弃一样,她们从小也被父母“抛弃”过,她们可能是具有“老大”情结的人,在弟弟妹妹没有出生前,她们感觉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弟妹的降临使她们客观上至少减少了50%的被关注,但能为成人理解的50%关注的减少,在一个幼儿那里却无法实现,因为她们的认知还不发达,她们的感受是巨大的丧失感和落差感,她们的理性无法来分化这种情绪痛苦,当她们寻找原因时,幼稚的思维便定格在自己是个没有价值、可以随时被抛弃的人,这样的信念留存在心底封存了多年,爱人的移情别恋再一次印证了,或者更准确地说被她解读为自己的无价值。解决的方法就是强化自己的存在价值,用理性思维重新参与童年的感受,在意识上分清现在与过去的不同,那种无价值感是过去的幼稚想法,现在的自己并没有因为伴侣外遇而丧失价值,伴侣可以抛弃自己,但自己却不能抛弃自己。

 
三.失去自尊心和自我价值感,觉得人生是如此的不值。 
有一位太太,为了想要和第三者较劲,在一间最好的百货公司里买了一件很性感的衣服,回来一照镜子不禁泪水纵横,悔恨交加,不知自己为何会失格到这种地步。


肖慧明解析:也许她小时侯习惯了竞争,我猜她一直是个学习好,拔尖上进的好学生,以为只要自己努力竞争就无往不胜。这种典型的在儒家传统文化影响下成长起来的人活得很累,她们的价值感是建立在满足别人的期望和认同上,而不是自我认同,所以一旦别人对她们不满意,她们就乱了方寸,会做出自己都感到愚蠢的行为,因为自尊心的降低是她不习惯的,她们过高的自尊是一把双刃箭,成就了自己,也挫败了自己。解决方案是将自我价值感由外在转向内在,多关注自己的感受,每做一件事先问自己我的感觉怎样,而不是先考虑别人会怎么看,由此少一些得失心,多一些顺其自然。

 

四.突然失去身心掌控的能力。 
被弃的一方此时常有两种完全相反、完全冲突的生理状态同时在进行。一方面强迫性地处在高度亢奋的状态,动不动就被惊扰,非常的紧张和焦虑,另一方面又冷漠得像槁木死灰一般,一点劲儿也提不起来,又忧虑又沮丧。

 
肖慧明解析:这是一种双向情感障碍的典型表现,这种模式的形成可能与小时侯双亲完全相反又互不认同的 教养方式有关,一个娇纵溺爱,一个严厉压抑。恢复身心的掌控与平衡需要同时认同两种模式,亢奋时做些平静的需要耐心的事,比如练习书法,养花等,冷漠时提醒自己去加入人群、参加体育运动,让两种情绪和平共处,而不是针锋相对。

 

五.某些人生基本假设开始动摇。 
美国心理学家 Ronny Janoff-Bulman 在一九九二年指出:有三个人生基本信念常在人遭遇到重大变故与失落后开始动摇。 
其一,惨遭不幸后人往往不再信赖这世界是善良、仁慈的,觉得处处不安全、随时会被害。
其二,这世界不再是个有规则、有意义的地方。觉得耕耘不见得有收获,行善却可能遭恶报。 
其三,不再认为自己是个可爱的、有价值的好人。对被弃者而言,外遇像是晴天霹雳。 
当这三个基本的假设都被动摇的时候,当事者往往就陷入极度痛苦、困惑的身心状态。

 
肖慧明解析:三个基本信念的动摇归根结底是做为人的基本心理需求——安全感被动摇。安全感遭到破坏的人,对世界、对自己、对他人都不信任,惶惶不可终日。重建安全感是当务之急,寻求社会资源,包括父母亲朋及社会组织及专业咨询的帮助和支持,而不是一味地怨恨世界、怨恨伴侣和外遇,因为安全感说到底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负责给自己。
 

六.常问:“为何会遇到这事?” 
有信仰的人,有时还会质问上帝,甚至对信仰开始产生怀疑。

 
肖慧明解析:常常不理解“为何会遇到这事”,可见她的社会视野太狭窄了,或者说她的生活太顺利了,不知道世事的复杂多变,很容易简单看问题,一旦遇到没遇过的事就难以理解得失去应对能力,她们原以为上帝会保佑她平安度世,却不知道“没有什么救世主,生活只能靠自己”。伴侣的外遇对她们来说是好事,从此可以从痛苦中惊醒,开始学习掌控自己的生活。

 
七.产生强烈的孤寂感。 
在外遇状态下的人最需要得到别人的支持,但是很多伤心人此时却因为无人能了解这种刻骨铭心的痛而饱尝孤寂感之煎熬。

 
肖慧明解析:她们强烈的孤寂感来源于她们平日的坚强,在生活中她们原来处处是强者,她们似乎从不需要别人的帮助,她们到处帮助别人,成为最受欢迎和最受敬佩的人,这样的人竟然也有脆弱的时候,也有痛苦的时候,与其说别人不相信,毋宁说她们自己不愿承认,所以她们不能与别人分担自己的痛苦,就只能独自孤寂的煎熬。建议她们善待自己内心柔弱的一面,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学会给自己减压,学会示弱,老子说“知其雄,守其雌”,你是女人,别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