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

我也不想彩旗飘飘

详细说明


北京明量心理 首席咨询师 肖慧明

   “活到46岁了,我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个什么人。有时候想信仰一种宗教,内心的罪恶感可以到上帝或神的面前忏悔。”

   这个46岁的男人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早已过了不惑之年,可他说,自己并没有走出困惑,他最不能明白的就是自己为什么陷落在一个没有爱情的婚姻里,头脑里想要走开,内心里却没有勇气,他说感觉自己被一股什么力量卡住了,这股力量是什么,他说不清。也许是不忍,也许是良心。谁知道呢!

   20年前,他与妻子相识,之前也有好多条件很好的姑娘令他动心,但没有一个让他感觉这就是可以结婚的那个人,直到妻子的出现。妻子的“综合条件”按社会标准来看,没有一样出众的地方,貌不出众,才学平平,家世普通,可是他最终却选定了他,不顾周围亲戚朋友的众声反对,他说,那时自己内心最大的感觉就是她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他好象一下子找到了归属感,这种感觉是自己渴盼已久却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他以宿命的方式找到一个妈妈型妻子。

   7个月大时,妈妈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从此他与父亲相依为命,但是父亲要出去挣钱养他,他是被邻居的奶奶大婶阿姨替换照顾长大的,直到后来他又先后有过两个继母,印象已不很深。他过早地开始独立料理自己。都说从小在挫折中长大的孩子更善于在社会立足,果然这样,他的事业一直一帆风顺,从前在国家机关做到局长,是该局最年轻的局级干部,10年前毅然下海组建自己的公司,几年时间,公司的资产迅速累积,并于几年前成功上市。事业的光环,社会的赞誉一直笼罩着他,可他自己总觉得自己内心有一个阴暗的角落。那是他的情感世界。

   他很快熟悉、适应了妻子的照料,这种熟悉一方面使他很享受很满足;另一方面,妻子仅有的这点吸引力也逐渐淡化。当童年的情感缺陷一旦得到补偿后,他的心理世界就有了更高的需求。他描述自己心理成长后对理想配偶的想象:至少应该相貌姣好,有性吸引力,有一定学识,能有共同语言,能互相促进。这是妻子都不具备的。

   他有了外遇。问题是,他不只有一个外遇。

   他不肯透露数字。他说那样他觉得自己更加卑劣。他说,社会上不是流行一句话吗:“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说的就是我。但是,“我也不想彩旗飘飘”。每当他和一个女人相好,激情过后就有一种不安全感,觉得对方要离他而去,与其那样,还不如自己先离开对方,这样他就不必承受被抛弃感,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怕被抛弃。于是,他多年来形成了一种模式,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甩一个。他也多次想要离婚,很多人都这么做了,现在的社会,好象没离过婚倒不正常了。他始终没离成。他始终过这种不正常的日子。20年纠缠在这个不道德的婚姻里,与其说是妻子始终不同意离婚,到不如说,他对妻子也有一种不忍,这种不忍就象被妈妈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不忍抛弃妈妈的感觉。

   最近,他又遇到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让他找到一种久违的安全感,就象妻子曾经让他感觉到的一样,但这种安全感与妻子不同的是,这个女人从不象妻子那样时刻呵护他,除非他真的需要。更主要的是这个女人从不迁就他,他有问题无法在她面前瞒天过海。她仰慕他的才能,但她从不以此为荣,她有不错的事业,她以自己为荣。他甚至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从前的荒唐玷污了这个女人。而这之前却从没有感到对不起妻子。他隐隐感到自己“彩旗飘飘”的历史结束了。

    但接下来呢,他不知道自己该对谁负责。

   心理咨询师点评:这是一种典型的不健康婚姻模式,即“母子型”婚姻(还有一种“父女型”)。在这种婚姻的心理层面,夫妻双方都满足了自己在原生家庭或童年经历中的某种情感缺欠或情感习惯,他们的所谓互补,是补偿了未完成事件或童年情结,而不是站在成年人婚姻生活需要的角度来度量自己和对方。所以他们的亲情式“爱情”一闪即逝,但他们亲人式的情感又使他们难以决绝,谁又有冒犯伦理天良的勇气抛弃自己的“父母”或“子女”呢。本案中的男主人公无法摆脱的道德焦虑来自于幼年的创伤,母亲的早逝让一个幼儿形成了被弃的恐慌,好心邻里的照料虽然养育了他的身体,但不断变换的养护人使他没有形成稳定安全的客体关系,他对人的不信任感会伴随成年后的情感生活,除非他的内心能真正成长,彻底摆脱这些不成熟的防御,以现实的眼光活在当下。


   明量心理咨询工作室,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随时为您排忧解难。热线:18514649186  18514649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