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

控制是一种伤害

详细说明



北京明量心理   专家咨询师   余轶非

        很多年我一直不敢触及虐待这个话题。因为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孩子挨打是咎由自取,谁让你不听话了呢。而且周围的人几乎小时候都挨过打,大家似乎也就淡忘了,谁像你这么矫情呢?再加上要孝顺父母这个大帽子扣着,怎么能说父母不对呢?所以,除了和同事在做自我成长的活动中会去触及原生家庭这个话题,我从不和人说起小时候的那些事。

        身体上的打骂和不许吃饭和睡觉这样的惩罚还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情绪上的折磨。只要不听话、或是没有如她期待的去做事,她就会唉声叹气很久、或是哭哭啼啼,甚至躺在地上。表明你让她如此痛苦,真是一个没有良心的坏孩子。或告诉你她平时多么辛苦,为你做了多少事,你怎么还能这么没有良心让她伤心。如此制造强烈的愧疚感来强迫你服从她。让你觉得如果你还想坚持自己的想法,不听她的,你简直就不是人了,她也就不会再对你好了。

        于是很多年我都纠结在做自己想做的还是作她眼中的好孩子。被愧疚感压得没有快乐可言。童年和少年在家里的这段日子几乎没有快乐的回忆。分别在九岁和十一岁那年有两次曾经因为父亲拿棍子暴打和责骂想跳楼自杀。那时,我就不断问自己,人这样活着究竟有什么意义?庆幸的是,这样的探究最终把我送进了心理学、哲学和宗教,而不是精神病医院。

        时至今日,母亲还在用愧疚感试图掌控我们,而我也从未和她谈过小时候的痛苦感受。也许这辈子也不会去和她说。因为她大概永远也无法理解,我只是想让你们做一个听话和懂事的好孩子,怎么就错了呢。

        对于母亲,我已经没有了怨恨,只是有浓得化不开的悲哀。我好想好好爱她,可是每次靠近她,都充满了无力感。

        缺乏和母亲的情感联结,让我成了一个精神上的流浪儿。总是渴望行走在异乡,如同三毛。
在异乡,流浪是一种常态。而活在亲人周围却孤独得如同流浪者,那是可怕的。于是远行一直在呼唤我。


       明量心理咨询工作室,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随时为您排忧解难。热线:18514649186  18514649168